故宫APP幕后故事:未科普皇帝裤子 因无历史资料

历史野史 2020-01-04 14:39

  去年11月1日,故宫举办“皇帝的一天”主题亲子活动,APP创作小组的同事们与“皇帝”和“小狮子”合影。故宫供图

  掏出手机,点开APP,朝服、便服、雨服、行服、吉服,5套皇帝的衣服任你选。不知道起床该穿哪件?没关系,小狮子告诉你:便服是皇帝的休闲装,没有马蹄袖。

  上完朝批奏折,不会文言文?点一下飞过的小鸟:原来批奏折不用文言文,康熙常写“朕知道了”,雍正还写过“这不可能”。有次大臣上奏报告进贡两幅古画,乾隆批复:假的,不要!

  慈宁宫与寿康宫夹着的小院,不到8点就开始了忙碌。这里原是寿康宫的厨房,现在是故宫资料信息部数字展示一组的办公室,故宫出品的5款APP就诞生在这里。

  早上7点半,35岁的于壮骑车从神武门进入,经过延春阁、春禧殿、春华门,穿过近半个故宫,来到一排红墙的平房前。

  开门是一处避风阁,不到3平米大,三面是门,分别通往不同的办公室。每扇门上都贴着故宫的创意产品海报,正面是“紫禁城祥瑞”中14只形态各异的瑞兽,左侧门上则是“皇帝的一天”里瞪着圆眼睛的皇上。

  于壮推门走进左侧的办公室,这间约10平米大的房间里除去4张办公桌,便是整面墙的书柜,余下的过道不到一米宽。书柜里,排满了故宫的文献资料以及曾经出版的史料书籍。

  于壮掏出笔记本,又打开连接了内网的办公电脑。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。整个上午,办公室里只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,变换着不同的节奏。

  于壮介绍,创作小组共有10人,包括一位聘请的美国专家,其余人的专业涵盖了史学研究、文化鉴赏、动画设计等涉及的各个环节。

  截至目前,故宫已经推出5款APP,构思全部出自这个10人的小组,其中最早的一款是2013年开始的。

  当年5月,故宫首个APP“胤禛美人图”上线。首次试水应用市场,他们选择了故宫擅长的文物鉴赏类,将清代雍亲王胤禛的美人屏风裱成12幅挂轴,手指轻触,就能观看画中摆设的文物,手指划动,文物则随之旋转。

  相比之下,“皇帝的一天”更受欢迎。它虚拟了一个故事:少年皇帝想要出宫,乾清门外的小狮子于是帮忙为皇帝找替身。从清晨5点起床穿衣开始,读书、骑射、上朝、用膳,玩家就这样当起了“皇帝”。游戏中,小狮子还客串“讲解员”,通过弹出文字介绍清代宫廷礼节以及服装、文化等知识。

  上线之前,这款APP曾是于壮和同事们心里最“没底”的一款。故宫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一贯是严肃、权威的,与游戏的形象反差太大,他们担心会遭到质疑和批评。

  但结果与预想大相径庭。萌萌哒的人物形象、有趣的游戏环节,这款为9至11岁孩子设计的APP,在应用平台上仅点赞的留言便有千余条。

  游戏成功,于壮长舒了一口气,但新的问题又来了,“萌”是尝试,也是挑战,“萌”过之后,后面的路要怎么走?

  庄颖是三个APP项目的负责人。在办公室的书架上,她随手取出一沓工程图大小的纸,每张上面都是一个大表格,详细列明文物的名称、年代、背景知识等,并配有图片。

  在一款APP的选题确定后,创作组人员先要找来能找到的所有资料,经常堆得有1米多高。项目负责人要把这些资料通通阅读一遍,整理出一份三四万字的草案,然后再精简,把专业表述转化成通俗易懂的话,形成表格。

  不过,这份表格还不是最终的文字内容,它还需要与专家确认,有时候说法不对,或者重要信息被删掉了,就要修改,这个过程往往要反复二三十次,而最后真正用到APP上的不过千字。

  整理资料的工作繁琐,偶尔也会有遗憾。比如故宫即将推出的APP“清代皇帝服饰”,在写草案时,创作人员发现皇帝衣服的样式、资料齐全,甚至领纹、袖纹都有详细记载,惟独找不到对“皇帝裤子”的介绍,专家层面对此也没有定论。无奈,只好忽略。

  “我们做的其实是项目的‘里子’,只是‘里子’也得做好。”于壮说,每款APP在网页设计和制作方面,都会请外面的专业团队完成。创作小组则负责策划、内容和整个形式方面的把关。

  “设计团队能做得好看,实现全部功能,但他们不能保证故宫的气质。”庄颖说着,从电脑里调出一张“每日故宫”的设计初稿,在子页面上,登录按钮用一个佛头当作图标。

  “好看是好看,但是和故宫有什么关系呢?”庄颖把这个想法“丢”到创作组的微信群,大家开始一起想更好的方案,最后选用了故宫宫门咬着铁环的狮子扣手图案。用户输入信息,点击扣手登录,就好像叩开大门,走入了故宫。

  作为组长的于壮,也是团队的把关人。他学设计出身,毕业后便到故宫工作,至今已有十几年。于壮有个绰号,叫“一像素眼”——图片像素调整多一分少一分,在他眼里都是很大的差别。

  为这个,庄颖没少跟他吵。经常庄颖觉得已经够好的设计,于壮就是不满意,吵到最后意思也说不出来,只扔出一句:反正我不满意,你去改吧。

  只是故宫现有藏品180万件,选哪些作为APP的题材,是个费神的活儿。“皇帝的一天”现在看来很萌,其实它最初的创意来自于一位专家的学术讲座。

  当时,专家谈到,皇帝给人的印象总是万人之上,可以随心所欲。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,他有很多必须承担的责任,也有很多必须遵守的条条框框。

  创作组有人抓住了这个点,都说现在的孩子就像“小皇帝”,那就让他们看看皇帝的一天究竟是什么样。于是,做一款面向儿童的APP,好看、好玩,寓教于乐,这个点子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  “我们第一眼看到设计图时,也觉得挺可爱的。”庄颖说,我们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要做,就要有个开放的态度。故宫往上可以追溯500年历史,怎么向现代人介绍它,让人们喜欢它,需要不断去尝试,用新的形式来实现。

  为了不断改进,创作人员还要忙着整理用户评价、反馈意见。“皇帝的一天”推出后,有用户给他们提意见,游戏好玩,可里面只有文字介绍,很多孩子还不认识那么多字,常缠着家长给讲,应该给文字解说提供配音。

  于壮说,这些细节开始考虑得不够周到,是用户提醒了他们。在今年1月上线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中,每段作品首先出现一段文字,用户点击页面底部的耳机图标,就可分段收听语音解说。

  2月12日,经过历时7个多月的制作,最新一款APP“每日故宫”上线款APP,于壮说需要停顿下来好好想想了,已有的各种形式都尝试过了,后面想要做好会更难。不过,难归难,“我们还是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  庄颖:“每日故宫”本来打算今年元旦上线日时,我们还在调前方接口,到处打电话也找不着人。设计团队也崩溃了。这个项目我们做了很多努力,感觉非常挫败。

  庄颖:努力把项目做得更好。另外,想去英国看博物馆,世界十大博物馆英国有好几家。看别的博物馆是对博物馆理解的一种提升。国外有的策展人用十几年时间办一个展览,能看到他们怎么通过一些日常的东西来展示一个时代。这种展示方式也可用在新媒体中。其实很有趣。

标签: